宁遇强悍的律师对手,不愿碰啥都不懂的当事人

摘要: “法眼观察” 三十万法律人的共同选择。

10-07 21:01 首页 智合法律新媒体

作者 / 杨骏

来源 / 法眼观察


时下还有许多执法单位办案时害怕律师介入,有的单位对律师依法进行的调查取证也极尽回避、推诿、搪塞之能事。

然而我作为案件纠纷一方的受托人,许多时候却很希望对方当事人也请来律师。为什么呢?

01

首先,请律师是每个当事人的合法权利,这不必多说。

02

其次,支持对方请律师,那是一种“费厄泼赖”(fair play)精神(林语堂、鲁迅有论及,意即光明正大的比赛)之体现,就是双方都有专业人士相助,可以尽情地在法庭上唇枪舌剑,针锋相对,而不存在“谁欺负谁”的问题。

03

第三,双方都请律师的,能够避免出现“秀才遇到兵,有理讲不清”的尴尬。

我们都知道,普通老百姓吵架,通常就是比嘴快,比话多,比声音大,比气势强,甚至比拳头硬。虽然,法庭上有法官主持秩序,但仍会有不懂法不懂理的当事人,自己没有请律师,然后在法庭上有理无理地按自己的理解叽叽喳喳讲一大通。若是遇到耐性差点的法官,他(她)可能会及时制止你的“无理取闹”,引导你说点着边际的话。耐性好点的法官,可能会耐着性子让你讲完那些不着边际的话。但是你说得再多,也于事无补,因为你说得不在理,然后你这样反复纠缠不仅浪费大家时间,也影响大家心情。关键是法官也难于给你解释清楚,甚至法官越解释,你越以为法官是在帮对方说话。这就是“秀才遇到兵,有理讲不清”的尴尬。于是法官为了避免麻烦,干脆也不给你解释,让你把废话讲完,走完程序,最后就直接下判决。

04

第四,双方都请律师的,更容易达成和解。

因为通常情况下,律师都知道己方委托人的优势和劣势,或者说清楚己方委托人有理和没理的地方,作为委托人的代理人,因此更容易说服委托人在其最初想法的基础上作出妥协让步,而不是无理取闹地寸步不让,结果迫使法院作出硬生生的判决,更加吃亏不说,主要还伤了和气,不利于双方今后的相处甚至合作。

05

第五,对方律师的观点,有时候可能就是主审法官的观点,由对方律师说出来,我方反而有机会借机驳倒潜藏在法官内心的观点。

为什么呢?因为通常情况下法官是不轻易表明他的立场和观点的。一方面为了避免嫌疑。另一方面有些观点他也还不太确定,需要庭后核实有关法律并进一步思考才能确定。这样一来,等到出了判决,你才知道“原来法官是这么认为的”,可是你已经没有机会辩论了,唯一的机会就是上诉或者申请再审,但是这样就延长了结案期限并且增加了讼累和委托人的经济负担,效果也没有在一审就解决问题那样好。

比如说我曾经代理过的一个土地纠纷案件吧,纠纷双方都有土地承包证,但是很明显我方持有的土地承包证才是规范合法有效的证件,而对方证件不仅是严重过时的证件,而且是制作程序有严重问题,甚至来历不明的证件。法庭上对方就没有请律师,只按他们的认识进行辩论。我则对我方证件的规范性合法性有效性进行了全面充分的论证。整个庭审当中法官都没有表明他的一点观点,只是按部就班地组织审理。满以为我的辩论已经足以说服法官,熟料判决结果却出乎意料,法官只支持了我方的树木毁坏赔偿请求,对于土地权属则主张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第十六条的规定另行向政府申请确权处理。

天,原来这法官对这方面法律还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呀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是1986制定的,其最后一次修正也是在2004年8月28日。

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》则是2009年6月制定并于2010年1月1日起施行。该法第四条明确规定:“(关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)当事人和解、调解不成或者不愿和解、调解的,可以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,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。”也就是说,法院对该案是有管辖权的。并且,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,该规定也属于有效规定。

可是,判决已经下了,我还能怎么办呢?剩下的做法就是只有依法提起上诉了!

如若当初对方请了律师,并且那个律师也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第十六条“抬出来”作为论据的话,那么我自然就要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》第四条的规定作为我方驳论的观点摆出来,那也就等于提醒法官还有另外的法律是如何如何规定的,也就不会有这样无奈的判决和这样多余的讼累了!

责编/Ethan 编辑/Angie  分类/转载


首页 - 智合法律新媒体 的更多文章: